帅晕花洒

duang的一声头好疼

最喜欢的老师辞职走了,帮老师干活的时候笨手笨脚被吼,新交的朋友一个劲地嘲笑我理解力差,还总是喜欢搬出我最讨厌的老师说我这一点来作为嘲笑的充分证据。委屈得只想掉眼泪但太丢人,也不想失去这个新朋友。打开微博又看到小姑娘说了这个话,不是滋味感觉自己真是不知冷暖讨人嫌。阿姨倒了黄色消毒水在厕所一蹲下去熏的眼睛喉咙爆炸,好想大哭一场,作业又快来不及。

评论(4)